还挺双标的珏

歌仙脾气。最近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。
清光的婶,乙女。会推朋友的腐但本人的作品是纯乙女,不喜可以点屏蔽我的推荐(。・ω・。)

不想写数学(摔

说一声

我没忘这篇,因为想要捉虫所以绝赞二稿中成品恐怕还是手写orz

打搅吃粮歉,走过路过看一眼~

8/12是生日,想借机复健一下。
因为私心的哈利波特月没有结束,朝圣(x)和狂欢停不下来,加之有书要读、有补课,极有可能完不成orz……

但是!{{(>_<)}}

也想借此改改坑鸽的毛病,组织时间之类的,请大佬们不要大意地向我投掷命题!_(:з」∠)_

1、不敢夸口要求随便提,(如果给我一点协商空间我也会很有动力的!)不过毕竟是命题写作,请讲明大方向和底线吧!

2、个人能够尝试的范围,除了纯原创之外就是《秦时明月》、《刀剑乱舞(乙女)》、《哈利波特》同人,其质量……看发挥。所以上一条提到的指方向可以说救命稻草!

3、没什么阅历,读的书也是什么哈利波特之类,还有秦时越走越猎奇的风格,自然而然会比较虚浮,加之本人性格粗枝大叶,不太会写现实意义太强的东西,希望遇见大佬指点。

4、撒出去佛系收回复,没有人有兴趣也是好事。时间紧,恕不能各个儿命题都去写,请给我选择和思考的空间。

_(:з」∠)_大感谢~~我也想要有大佬带

【HP paro 】{信浓婶}赫斯提亚(2)

赫斯提亚

Attention:
1 HP paro ,信浓婶,本文欠缺武士道和历史方面的深度。
2 各种需要篡改了HP的部分设定,看过原著应该会很眼尖。私以为没有看过原著也可以正常理解。

(。・ω・。)信浓藤四郎做我女婿好不好!
_(:з」∠)_加州你冷静没人抢你贻生乖啊x


Continue


Part2

信浓藤四郎是个格兰芬多,家里有不少兄弟。
食堂里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长桌是最近的,认识信浓之后,经常看见那儿有几个亚洲面孔冲我伸长脖子挥挥手,有时还跑过来要口糖吃。直到同届那个格兰芬多找球手,一个扎长辫子的东亚男生,魔药课上回头来问我是不是红·贾、问我他弟弟学习的情况、问我他烤的小饼好不好吃(然后挨了教授用教案狠狠一拍),我才知道他也是信浓的兄弟。


“嘿,知道吗,最近学校在闹蛇怪,”找球手哥哥用银刀柄敲敲我的工作台,“前天晚上洛丽丝夫人被石化了!”{注1}
“哦,难怪费尔奇那么暴躁,”我正在给龙牙刻咒(得趁热下到药里),他这一回头,手里这根失手弹了出去,就只好弯腰到桌子底下捡,“我昨天半夜去图书馆研究符咒,他骂骂咧咧地折腾了一个半小时——”我把龙牙往桌上一拍:“捅穿我好几块桃符!”


{注1:洛丽丝夫人:是费尔奇先生的猫。费尔奇先生是学校管理员(类似宿管)。}



“说起来,最近学校里出蛇怪了。”信浓藤四郎按着膝头的书,正翻译到“水蛇”这个词,“大半夜出去翻禁书很危险哦,没关系吗?”
我们正坐在黑湖边的长椅上进行如尼文补习,背后就是湖水,我听得见乌贼从背后带走水流的声音,风里信浓鲜红的鬓发在两颊拂动。
“我没看禁书啊,普通的中国古书译本而已。这个语序,祭阵上要倒装……”
信浓低下眼去,叹口气划掉了错误句型,眼瞳里好像蓄着一个念头不知道往哪里引去,皱着眉头一笔一画地写。
“洛丽丝夫人被挂起来了,尼古拉斯爵士定住了,墙上还有血写的字……”
“专心翻译,今天要好好把它学完。”我用干燥的笔尖点点书角,“讲的时候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,上手了还是不注意呀。”

一时间只剩风吹着树动的声音、鱼在水里上浮下沉的声音,一两只猫头鹰带着信从头顶上飞过的鸣叫和翅膀拍动。明明上上下下都被细腻的声音所围绕,霍格沃茨就是有这样独有的气息——却总觉得在哪里蓄着将要溢出的什么念头,被沉默端着、持着不知道该往哪里倾出去。信浓的羽毛笔持续着它的沙沙声,两双颜色各异的眼睛注视着同一根晃动的羽毛。


Chamber of Secret has been opened,beware.
密室已经开启,注意。
This only applies to enemies of the heirs.
只讲给那些传人的敌人。


“红,你是纯血吗?”信浓放慢了运笔的动作,貌似云淡风轻地试探。
红,血脉这种东西,一直都不值得依靠的。
我瞪着“水蛇”一词,目光呆滞。
“倒装。”回答他的声音微微低哑。


TBC.

1可以在《赫斯提亚》tag下查看(。・ω・。)


我丸玩狼人杀的话。
不好意思我就是喜欢纸质。

都给劳资笑!(((o(*゚▽゚*)o)))

为什么我辛辛苦苦码的武打被屏了,为什么???
血都没有,手合啊?????

@炽一天火 白姐姐露一手!(((o(*゚▽゚*)o)))为了小姐姐的武打!!

因为日本是鬼神不分,那么大小妖神的实力设定也容许发挥_(:з」∠)_;白姐姐是修仙的,所以设定可以和等级尚低(划重点)的付丧神比肩。


如果仍觉得不妥好商量哈

【HP paro 】{信浓婶}赫斯提亚(1)

赫斯提亚

Attention:
1 HP paro ,信浓婶,本文欠缺武士道和历史方面的深度。
2 各种需要篡改了HP的部分设定,看过原著应该会很眼尖。私以为没有看过原著也可以正常理解。

(。・ω・。)信浓藤四郎做我女婿好不好!
_(:з」∠)_加州你冷静没人抢你贻生乖啊x

(・ω・)ノ底下有(为了自己方便)打了一个《赫斯提亚》的tag,想要关注后续也可以戳它w——此举要是有什么不妥请告知!好商量


Start

Part1

我的书包旋转着我的书包旋转着飘上楼梯,而我挥着魔杖追在后面,拖着湿凉腿登上台阶。
拉文克劳学院的塔楼高耸入云,公共休息室的入口在一个露天的平台上,圣诞的雪从空无一物的、黑洞洞的天上盖下来,脚下远远的地面已经白的发亮脚下远远的地面已经白得发亮,平台的护栏也洁白冰冷,摸不到它精美的雕刻。

这样大的雪里,即使是没有宵禁的圣诞,公共休息室之外,也只有一个人站在塔楼的穿堂风里,裹着黑白相间的棉袍,脖子缠上格兰芬多学院的金红围巾,就着室内漏出的灯光披着一层暖橙色。
火红的头发,泛黄面容,奇异而剔透的眼睛,转头看过来,好像他才是光源。

“那个,非常抱歉——”他开口呼出一团白雾,拍了拍围巾上的雪花,“你认识红·贾吗?”

我当场僵在原地,感觉一阵穿堂风从耳朵通过空空如也的大脑,一瞬间把什么都刮走,使我满脑子只剩风声,浑身凉得不能自禁。
我抽了抽鼻子。贾红是我的双胞胎妹妹,我寒假才知道她的死讯,正是刚从那阴冷得像冰窖的家里回来。
“唔……我兄弟介绍我来找她 讨教如尼文,”他拎起手里纹着咒语的布兜,“所以今天来拜托她——她是在拉文克劳,对吗?”

我吸一口冷气,打了一个喷嚏,索性把整张脸埋进手帕。
兜里可能是热腾腾的烤饼,配了正温的黄油蜜酒,她准一开兜就会熏得一脸油花,连眼瞳里也是滑亮的油光,兴奋得踮起脚来,用奶油似的声音念叨这些美味,让人想把她连人带兜搂在怀里。我把眼泪挤进手帕的纤维。她已经无福消受了,在这儿的我什么也给不了她。
“我——嘶、嗯……”
我飞快地抬起头,假装自己只是冻感冒了,真相哽在喉头。我忍不住又瞥了一眼那诱惑力十足的兜子,鬼使神差地,我咽下眼泪、收起帕子,扯了一个可笑的谎。
“噢,我就是。”
胸膛里回荡着心跳的巨响,更觉得心里空荡荡的。


—————TBC
_(:з」∠)_还有答应亲友的打架要码。这篇全文手写稿已经完成了,第一部分先行求个指教哈w

信浓进入勇者和火的格兰芬多,大家没意见吧(。・ω・。)ノ格兰芬多还是很有爱的,大家吵吵闹闹的❤️公共休息室(宿舍楼大厅)里是大火炉和软软的扶手椅,大冬天一起裹被子!脑补了粟田口们围着大火炉搓手手排排坐(*¯︶¯*)

私设出来的女儿在拉文克劳_(:з」∠)_因为我想进去…
脑补过小前田(赫奇帕奇院)爬上高高的拉文克劳来给婶婶送好吃的(((o(*゚▽゚*)o)))开心开心开心…然后不知怎的就变成这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