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挺双标的珏

歌仙脾气。最近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。
清光的婶,乙女。会推朋友的腐但本人的作品是纯乙女,不喜可以点屏蔽我的推荐(。・ω・。)

我要跟全首页安利⬇️这个tag


Letters to you 



中国传统和HP双粉螺旋升天!

1、由于故事是以中英两国的术士们的通讯本和生活为主要舞台,将HP里最有内涵的东西和中国人的内涵进行平等交换,所以东西碰撞、古今交融这一点很能满足“万事通”们的求知欲和文化自信;


2、丰富了HP原著,原创角色的增加让这个故事很有立体感!角色们的互动(尤其聚众沙雕………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?……玩梗的时候可爱极了)(姑娘们看见对方写了自己喜欢的话会画小花花🌹)

我自己不敢称“哈学大佬”所以没挑出什么出戏的毛病,哈迷可以放心食用;


3、其中(不限于)两位女主角的思想交流是看点中的重点,它们体现出的思想不仅能够给我们力量,更让我们觉得自己确实是在哈利波特的世界思考,而不是那些鲜血淋漓的丛林法则横行的世道;


4、作者自称伏笔狂魔,ta的故事很好消化,如果按顺序通读基本上不太需要反反复复去刷往期w


不想写数学(摔

说一声

我没忘这篇,因为想要捉虫所以绝赞二稿中成品恐怕还是手写orz

打搅吃粮歉,走过路过看一眼~

8/12是生日,想借机复健一下。
因为私心的哈利波特月没有结束,朝圣(x)和狂欢停不下来,加之有书要读、有补课,极有可能完不成orz……

但是!{{(>_<)}}

也想借此改改坑鸽的毛病,组织时间之类的,请大佬们不要大意地向我投掷命题!_(:з」∠)_

1、不敢夸口要求随便提,(如果给我一点协商空间我也会很有动力的!)不过毕竟是命题写作,请讲明大方向和底线吧!

2、个人能够尝试的范围,除了纯原创之外就是《秦时明月》、《刀剑乱舞(乙女)》、《哈利波特》同人,其质量……看发挥。所以上一条提到的指方向可以说救命稻草!

3、没什么阅历,读的书也是什么哈利波特之类,还有秦时越走越猎奇的风格,自然而然会比较虚浮,加之本人性格粗枝大叶,不太会写现实意义太强的东西,希望遇见大佬指点。

4、撒出去佛系收回复,没有人有兴趣也是好事。时间紧,恕不能各个儿命题都去写,请给我选择和思考的空间。

_(:з」∠)_大感谢~~我也想要有大佬带

【HP paro 】{信浓婶}赫斯提亚(2)

赫斯提亚

Attention:
1 HP paro ,信浓婶,本文欠缺武士道和历史方面的深度。
2 各种需要篡改了HP的部分设定,看过原著应该会很眼尖。私以为没有看过原著也可以正常理解。

(。・ω・。)信浓藤四郎做我女婿好不好!
_(:з」∠)_加州你冷静没人抢你贻生乖啊x


Continue


Part2

信浓藤四郎是个格兰芬多,家里有不少兄弟。
食堂里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的长桌是最近的,认识信浓之后,经常看见那儿有几个亚洲面孔冲我伸长脖子挥挥手,有时还跑过来要口糖吃。直到同届那个格兰芬多找球手,一个扎长辫子的东亚男生,魔药课上回头来问我是不是红·贾、问我他弟弟学习的情况、问我他烤的小饼好不好吃(然后挨了教授用教案狠狠一拍),我才知道他也是信浓的兄弟。


“嘿,知道吗,最近学校在闹蛇怪,”找球手哥哥用银刀柄敲敲我的工作台,“前天晚上洛丽丝夫人被石化了!”{注1}
“哦,难怪费尔奇那么暴躁,”我正在给龙牙刻咒(得趁热下到药里),他这一回头,手里这根失手弹了出去,就只好弯腰到桌子底下捡,“我昨天半夜去图书馆研究符咒,他骂骂咧咧地折腾了一个半小时——”我把龙牙往桌上一拍:“捅穿我好几块桃符!”


{注1:洛丽丝夫人:是费尔奇先生的猫。费尔奇先生是学校管理员(类似宿管)。}



“说起来,最近学校里出蛇怪了。”信浓藤四郎按着膝头的书,正翻译到“水蛇”这个词,“大半夜出去翻禁书很危险哦,没关系吗?”
我们正坐在黑湖边的长椅上进行如尼文补习,背后就是湖水,我听得见乌贼从背后带走水流的声音,风里信浓鲜红的鬓发在两颊拂动。
“我没看禁书啊,普通的中国古书译本而已。这个语序,祭阵上要倒装……”
信浓低下眼去,叹口气划掉了错误句型,眼瞳里好像蓄着一个念头不知道往哪里引去,皱着眉头一笔一画地写。
“洛丽丝夫人被挂起来了,尼古拉斯爵士定住了,墙上还有血写的字……”
“专心翻译,今天要好好把它学完。”我用干燥的笔尖点点书角,“讲的时候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,上手了还是不注意呀。”

一时间只剩风吹着树动的声音、鱼在水里上浮下沉的声音,一两只猫头鹰带着信从头顶上飞过的鸣叫和翅膀拍动。明明上上下下都被细腻的声音所围绕,霍格沃茨就是有这样独有的气息——却总觉得在哪里蓄着将要溢出的什么念头,被沉默端着、持着不知道该往哪里倾出去。信浓的羽毛笔持续着它的沙沙声,两双颜色各异的眼睛注视着同一根晃动的羽毛。


Chamber of Secret has been opened,beware.
密室已经开启,注意。
This only applies to enemies of the heirs.
只讲给那些传人的敌人。


“红,你是纯血吗?”信浓放慢了运笔的动作,貌似云淡风轻地试探。
红,血脉这种东西,一直都不值得依靠的。
我瞪着“水蛇”一词,目光呆滞。
“倒装。”回答他的声音微微低哑。


TBC.

1可以在《赫斯提亚》tag下查看(。・ω・。)


我丸玩狼人杀的话。
不好意思我就是喜欢纸质。

都给劳资笑!(((o(*゚▽゚*)o)))

为什么我辛辛苦苦码的武打被屏了,为什么???
血都没有,手合啊?????

@炽一天火 白姐姐露一手!(((o(*゚▽゚*)o)))为了小姐姐的武打!!

因为日本是鬼神不分,那么大小妖神的实力设定也容许发挥_(:з」∠)_;白姐姐是修仙的,所以设定可以和等级尚低(划重点)的付丧神比肩。


如果仍觉得不妥好商量哈